别为这点平常的小事,
动感情。
轻轻点一点头你就走吧,
既然很多时候都淡淡过去了。

岁月忽已晚

李儒侧影


  缓慢行进的车队停止了,他的记忆也停在九零年的冬天了。一个大白天,天气清朗,有一个人站在车旁边,轻轻地凑着车盖站着,他一动,帘也跟着轻轻动。他一静,风刮起来,吹着这帘猎猎地响,就给他一伸手,扲住,这帛就让狂风兜起来。他缓慢地走着,车停下了,他就直着腰,盯着这帛看,上头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字,缝缀起来,被针脚纠缠为一。

  那时候我们都说不清,这仗打的到底怎么样,时赢时输,彼时已年过不惑,为人治学用兵做官种种,都没什么出息。再加上战事频仍,人就被这种不可名状的烦躁屡屡折腾。好在我们还都的路上,大家所闻所感,大抵与我相同。一路漫长的车队,粘...

一生都给你

  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常顶替他去开会,因为他本科快毕业时,我已经读博了,他忙着考研,而我尚有很多空闲时间。除了开会,还会顶替他去上公共课,方法很简单,只要在点名的时候说一声,到。然后在底下干自己的事儿就行,也就是说,形式上成为他一下。除了这些,还有一些不可说的事儿了,比如我摩托车没有本,我就拿他的本上路。他开车也常借我的本扣分,为了省钱,我毕业了之后还老是借他的学生证买车票。不过那都是前几年的事儿了,现在实名做的很好,冒名顶替几乎不可能。顺此思路再往下想,就是一些很小很小的事儿了,比如说帮他取个快递,在他刷碗、洗澡,或者其他腾不开手的时候,用他的口吻替他回复几个微信上的消息...

多想问问你敢不敢

  李儒躺着,手指摸到床头的烟灰缸,顺着找到一沓潮湿的报纸,连下了一个月雨,湿气早就渗入纸张的纤维、人的骨骼、角落的墙皮,报纸是上个月的,摸起来已经冷得发软了。他渐渐地把手收紧,捏了半天,蓄力,起身,对着橱子上趴在烟灰和果皮里的蟑螂挥去。贾诩看了他一眼,又把眼神收回来。他缓缓地坐起来,把这具死尸和报纸一起收拾进垃圾桶。把一缸烟头全部倒掉,趿拉着拖鞋去厨房,煎了冰箱里剩下的馒头,这才后知后觉,模糊地痛感在咀嚼时由牙神经生发出来,牙疼,他随口感叹一句。贾诩盯着玻璃门前一缸热带鱼,沉默地抽烟,瞥了他一眼,说:你也知道疼,昨天晚上磨牙声音可大。他说,那你可叫醒我。贾诩掐了烟,站起来...

三年总结

写个总结还要这样我也是服 

感谢朋友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捧场。着重感谢篱一直以来的陪伴,感谢小张总是在群里分享互联网快乐故事,感谢骨老师的每次都绝赞捧场的长评,感谢阿湳对我高考和生活还有创作上的鼓励。高中毕业啦,但还是很忙,希望不会停止写作吧。虽然本质只是一般通过东亚同人女。

  希望亲朋好友可以评论留言说说对我所写故事的一些看法,随便说说就成。

莲子

  那时候我爸二十出头,坐在葵花地里抽烟。他抽的烟叶子和烟斗是从来往的羌人那里换来的。他们从青海或新疆来,冬天在岷山脚下歇脚,再出发往川渝、陕西或兰州去。这一片巴颜喀拉山的余脉,是他们的必经之路,是红军长征行经处,是我爸长大成人之地。山顶千里雪,终年不化。其实我爸在千里以外的河南出生,之后随我爷爷回乡,在波浪滔天的洮河边儿上,度过了他的黄金时代。此时洮河未经黄土高原,未与黄河一同汇流,泥沙俱下,仍是水清浪白,奔腾翻涌。我爸十几岁时的夏天,于滔滔江河中浪遏飞舟,中流击水,指点江山。

  牧民的驴和骆驼在戈壁边上缓缓驶来,在葵花地旁边饮马歇脚,用牛羊奶和毛...

友谊地久天长


摸个鱼,还是那点事儿,传统方休故事,没啥新意,且好久没写了,写得支离破碎的。

第二张

灵感来源和参考资料标在了文末。

本文不涉及任何立场



夏夜晚风

原标题:《生死疲劳》

Summary:人生若寄,多忧何为?今我不乐,岁月如驰。

Bgm:伍佰-夏夜晚风(请单曲循环)

 1.

  回到高中的晚自习,他肩颈酸痛,突出的肩胛间,好像要重长一双翅膀。肯定是坐了很久,才会这么疼,又像是生病时候,反射性疼痛,再或者是兼而有之。他活动活动肩膀,骨节作响,愿飞安得翼,欲济河无梁。要生翅膀,要学会飞,可真不容易。

  在走廊上漫步,灯光昏暗,值班老师坐在班门口玩手机,斜乜了他一眼。搞得他有点尴尬,点头叫声老师好。也悄悄地往班里看看,四下皆寂,青少年们包裹在宽大的校服里,低着头,一张张卷子,卷着边,密...

如何摆脱自我訷查

开放接稿!具体信息请私信我


Inner:白合鸟

[图片]

Quotev:方休(推荐关注)

[图片]


twitter:

[图片]

微博:@方休要好好读书
本平台同步保持更新,更新很慢,谨慎关注

少年英雄

 

(正文请扫描图片中二维码。流量打开会更快)

Summary: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跋(选读) 



阳关道

[图片]

[图片]


(正文请扫二维码)

Summary:1978-1997二十年来,贾诩和李儒这两个家庭发生的故事。

(选读)

春梦谁先觉

 一个发生在两年徘徊时期的故事

[图片]

数字部分:12612867

后记:演义向,灵感自王小波《黄金时代》看过的都能感觉到。

复仇

没人愿意复仇 

bgm-《被遗忘的时光》 

(请在阅读时看到有bgm提示后播放,

给您带来最好的阅读体验。)

SuperMarket

  这一天,代号s又出现在他家里。郭嘉开门,看见一个陌生男人披着墨色的长发坐在他床上抽烟,穿着一件白色的汗衫。郭嘉问他,你是谁?他说:“我叫‘S’。”

  郭嘉问他,哪个s?他没说,管他是snake、sea、snow还是什么,总之叫他“代号s”。他低着头抽烟,是那样神秘,以至于郭嘉马上被他吸引。

  郭嘉在一家时尚公司上班,每天精神焕发地去挤地铁,在清晨五点的地铁里抓着吊环想象自己的未来生活,想象生活在汽车天上飞,氧气需要买卖的3018年,也幻想过艳遇漂亮的男孩女孩打发无处安放的荷尔蒙,但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家会莫名其妙多出个陌生男人...

传奇故事

   过年这天,派出所里押来一个男的。双手被反拷着,披头散发,流里流气的,身上还有没干的血。押送他的人拽他胳膊,摁着他肩膀,一路把他打发到里屋墙角,叫他靠墙站直。而那人充耳不闻,依然不屑地斜站着,单脚承重,眼撇警官。故警察骂了他两局,威风地吼道:“嘚瑟你妈,蹲下!”看那男的靠着墙,缓缓蹲下以后,又朝着办公桌后,对回头朝这看了两眼的贾警官嘱咐到:“老贾,可看好这个男的。”

  贾诩转着笔,“哎”地答应了一声。他便出去了,只剩那男的和贾诩待着。贾诩看着对方抬起头来,甩了甩黏在脸上的乱发,露出飘忽迷离眼神,才觉得对方那并身上非同于普通小混混的气质,...

红彩雀*

1.  18岁,我送过他的东西:一次性雨衣一件,相册一本。钢笔一支。 


  他理了理乱七八糟的思绪,头疼引起耳鸣,面前火锅在顷刻间开了锅,水泡叫啸着腾起白雾,在他的眼前游荡。对面贾诩撑着头,拿着筷子在锅里游走,捞起几根青菜,浮萍一样。

  曹丕之前在下雨天送他回家,那天雨太大了,就买了一件一次性的雨衣让他穿着。贾诩说,作为回礼要请他吃一顿火锅。曹丕有点不高兴,说,总得有个原因吧。贾诩想了想,告诉他:算是还你的人情,不能欠着你的吧。虽然是小事,但也得表达感谢。

  此刻曹丕偏偏又想...

日免

  街道上还在下着雨,贾诩打着伞,紧贴路边走着。走到屋檐下停下,水顺着塑料棚汇成一缕缕,淌到地下,在门前形成一个帘。他把伞收了,在一个防盗门前驻足,透过猫眼能看到屋里的歌舞升平。

  按了几声门铃,门开了,曹丕正在台上唱歌。见他进来,尴尬地咳嗽两声,低下眼去躲在话筒后压低了声音。台上光打得很亮,刻意地让人成为这个并不小的房间里的焦点。话筒线长长地拖在曹丕身后,台下人声鼎沸,自动忽视了这个并不重要的插曲,人群的目光一致朝向上。使贾诩产生一种错觉:好似只有曹丕一人发现他的迟到。

  人确实很多,挤在房间里。十几个烟头一起腾...

案底

 “人事部的人最近都在干嘛呀?”


  “查档案啊,又不查你的。不要管了。”


  “还查啊……”


  “不是每年查一回么。”


  “嗨!年年查,我们局又不是公安局。”


  …………


  录音带里讲话的人是人事部某位主任,这次谈话发生在某个下午。那时候我还是学生,正在念书,如此一看,局里当然不查我档案。故他这话也是调侃,好像有谴责我...

飞来白鸟

   钟会骑着车穿过清晨的红绿灯,他绕过熟悉的路口,在通往王弼的店的路上有一个广场,广场中心有一个大的雕像,鸽子在雕像周围啄食行人专门买来喂食而洒下的玉米粒,钟会早已不再钟情于这样的消遣,已经很久没去买过,早忘了一杯该多少钱,以前他上学的时候,常和王弼来这个广场,他不住校,王弼早不再上学。几个下午,他穿着校服与王弼在雕像底下见面。夏天热了,他就买瓶冰水,用数学练习册当扇子,和王弼在飞舞的鸽子中穿行,对方也不热衷于与他们近距离接触,只是笔直地站在太阳底下,远远地看着一群鸽子飞舞或停留,专心地低头啄着,有时也会执着于滚烫砖上的几粒尘土,为着虚无的饱腹而用喙在石头上敲个...

当代青年的普遍焦虑:可我是真的爱你啊

  维鲁特,我给你说,有的时候觉得日子怎么过的这么快。一转眼和你认识了,又一转眼就和你分开了。我们今年夏天还在一块儿去吃串,去泡吧,结果宿醉。委屈了你平常这么个严肃的大男人还要把烂醉如泥的朋友背回家——我很沉吧?那时候我们还一块去逛夜市,我非要去打气球,我觉得挺酷的,你还骂我幼稚。夜市上的那种枪当然毫无后坐力,当我把这句话说给你的时候,你又笑了,说我真是个人才。

  是,我的确是个人才。我承认,我五岁就爬院里的墙,掉下来好几次都没死。我从小就会抽烟——虽然抽的是女士的,因为毕竟小孩儿嘛。我们俩交情真深那!我还没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你,我刚和你见面的时候觉得,维鲁特,你这个人...

太平世界

bgm-七尺之下

  这是一条定时发送。

 “我上大学的时候躺在双层的宿舍床上,我睡上铺。凌晨时闭上眼偶尔会有苍蝇贴着脸飞过。那时候我还会被吓一跳,然后睁开眼望着惨白的天花映着阳台植物的影子,秋后的蝉鸣声死一般叫着。我知道这就是无梦的夜晚。”

    司马昭已经死了,死在了公司酒会上。当闪着红蓝灯的救护车开来时,医生说针已经扎不进去了。只能电击,但是电击之后也没有救回来,就当场宣布了死亡,遗体抬去医院太平间,家属去收拾遗物。

 现在是清晨四点钟,贾充在医院走廊上看着自己的手腕,这是刚刚被司马昭抓着...

南国夏日故事接龙!

  夏天的闷热到了傍晚依旧没有消散,赛科尔背着吉他在路边摊等待烤串。热气熏的他汗流浃背,前胸被汗液浸湿。有些过长的刘海也被他捋到耳后,露出沁着细密汗珠的额头。他不断地拿着手里刚领的校刊扇着风,为了美味而忍受着烟熏火烤。远方维鲁特骑着自行车,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径直朝他走来。

  赛科尔一眼就看见了他车筐里的两瓶可乐,像是囚犯获得了特赦。他卷起校刊,一个箭步冲锋上前,毫不犹豫地拿了瓶冰凉的可乐,拧开瓶盖就仰脖灌下去。

 傍晚刚刚亮起的霓虹灯将白色的校服衬衫打成彩色。随着手臂的举起,赛科尔胸前没有被晒到的白色皮肤在领口处若隐若现,和常年接受阳光...

万事空

梗是群杀的时候我匪他警,我第一天刀他他第一天查我。我非洲异常撞针了,他白天跳身份带票把我票死了。

  喂。你好,我是贾充。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们两个之间这种关系能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和你之间的友情就像冬天在水管里冰冻的水,一旦温度低于零度就会结冰,水会涨破水管,变成无法流动的碎裂的结晶。
  之前的安逸日子我已经习惯了,沉溺于这种水在管道里安然流动的假象。安逸的气氛会抹杀人的意志,我在公司里日复一日的干着相同的事,和人说着相似的话。我已经习惯了和你之间的相处,记住了你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听什么种类的歌。记住了你最喜欢拉那一首曲子,讨厌什么样的人。这些实话说来,...

流感

  其实你不用说这些,赛科尔。战争不是游戏,现在这样谁也没有办法救你。

  他低着头,蹲在水泥地上抽烟,发顶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泛出暗淡的绿。维鲁特在门外,抓着长长的青铜栏杆,弯着腰,自上而下地看着他。赛科尔只是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维鲁特此时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他念书的时候和赛科尔打游戏,他常常会大喊:对!干得好维鲁特,让他打在棉花上。

  维鲁特对这句话印象深刻,因为很多时候,他知道自己真的拿赛科尔没办法。每每如此,赛科尔这句话都会在他脑海里回想。他觉得自己也真的好像打在了棉花上。...


三国杀版杀第四届中州离歌 贾充日记

  • 补个档,初一寒假写的了,现在看起来很多地方非常不成熟了,现在看很多bug,还有莫名其妙的句式和分段。但是也没那么糟。那时候毕竟太不成熟了(虽然现在也)。那时候没过生日,才十二岁吧,标点符号都不会用...但是有时候还是感觉当时的我真的好厉害,再看一遍感觉都忘了我还写过这些句子(你

  • 一部分对话来自主文。也有借用..但是忘了出自哪本书了。

贾充日记 第零日 
  沙砾和石堆的席卷下我看不清什么。
  眼前的色调真他妈让人绝望。在这一刻的风沙席卷下,我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挫败低伏在满地的沙石上听着一阵风过去,到来,过去,到来
风...

肄业

没写完没写完,去年暑假写的先发下来伪更一下!ooc非常ooc,要多ooc有多ooc。我还没来得及修改但实在不想动笔了……还有非常傻逼的情节……是莫维,大家注意避雷一下!还没写完但不是啥好结尾

summary:维鲁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来没逃过课,门门功课都拿A。他一路小学初中高中顺利毕业,一直是年级的前三。但他却在一生里最长时间的教育,在从小到大的老师那里肄业了。


2000年6月8日-2000年7月11日
6月8日
  盒子里只有四块水果糖了。
这是一个用铁皮打成的圆形盒子。上面印着树莓草莓以及各种莓的图案,铜色的盒子里空空荡荡的四块糖裹着糖粉,摇摇晃晃。一深一浅两种颜色在惨...

日日逗留(下)

  走?

  雷狮低下头,把从帕洛斯手里接过的烟点燃。
帕洛斯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点了点头,抄着手跟在雷狮身后。他踏着雷狮的鞋印,绕过一个个陌生的路口,在一棵遮天蔽日的树下,他看到停放在车棚的一辆车架子已经生了锈的自行车。
  太阳在树后缓缓升起,雷狮把自行车钥匙捅进锁孔里,随着几声金属碰撞的响声戛然而止。沉重的锁链轰然落地。帕洛斯上前把车锁捡起来,熟练地放到车筐里。
  他认得。这车自己骑了五六年,是在雷狮不辞而别后,成为楼道里的一夜间失踪的失物之一。帕洛斯在车棚的阴影里站着,看雷狮把车吱呀作响地推出来,清晨的阳光卷起懒倦的尘土,很快在风里四散开。
 ...

日日逗留(上)

  帕洛斯在青年旅店的阳台抽烟,窗外的月光照在他模糊的眼睛里。冰箱门开着,空空地亮着橙红色的灯,朝着空气里播洒白雾。几天前的车票在水泥地上躺着,显得无比廉价。终点起点已经模糊,只能依稀看得出是从青岛到北京。
  那时他独自一人乘坐夜间列车来找雷狮,雷狮刚刚肄业不久,顺利地找到电台主播的工作。在听上去光鲜亮丽的首都按时上着夜班,朝五晚九的生活。由于牙缸变成了一个,床上的被褥少了一床。挂在墙上的吉他也不翼而飞,这合居的两人间便显得空旷。而门上20N(二零N)的门牌号也没有人按时来擦,慢慢变得灰暗。
  帕洛斯已经习惯了雷狮的种种不辞而别,他也明白,其实帕洛斯存在与否对雷狮...

歇斯底里

  “怎么了?”

  帕洛斯花了很久才抑制住咳嗽,很久之后好像一股从气管上升的气流带来的力才消失。它带来撕裂的痛感却仍不住地撕扯着肺部的空气。帕洛斯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只是笑着摇头,铁签子穿着仅剩的一瓣蒜在他手里攥了很久。

  他平复了呼吸,好一会才讲:没事,辣椒呛嗓子了。

  佩利闻言很快把烧饼递给他,嗨,早说啊,给你吃口烧饼压压。

  帕洛斯接过已经凉了半截的烧饼咬了一大口,随着牙齿的撕扯,不断有孜然晃动着洒在桌面上。他接着端起啤酒杯,碰了一下雷狮放在桌上还有一半的那一杯,在发出玻...

2017年终总结

 借用了和去年一样的两篇问卷,侵删

1、2017年写了多少篇文/字

48

2、2017年最常写的3对CP

维赛,雷帕,舜远

3、2017年转发/热度最高和最低的一篇文

热度最高的是《谁给我打了三通未接来电》180热度。最低的是年初的充勖,5热度(

大概是热圈还有进步的因素吧,去年全是个位数,今年好太多太多了。还记得热度首次上一百对于我这个十八线写手来说还是满惊喜的,开心x

热度比较低的还有《银河革命计划》我本人特别喜欢这一篇但是热度有些不尽我意,不过没事啦。

4、2017年自己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一篇文

(个人因素非常多)

《全金属外壳》被曰十说是很成熟的一篇,而...

是谁给我打了三通未接电话

  突然有血顺着淋浴的水滴在地板上,帕洛斯下意识伸手抹了一把脸,只见一手背的血便在水下被冲开。顿时,他很反应过来,自己流鼻血了。

  帕洛斯现在正站在花洒下,不敢仰起头来。他捂着鼻子,看见血穿透指缝,一滴滴打在水泥地上,形成一个四散的血花。帕洛斯赤着脚,头发上仍有残余的洗发水的泡沫。他此刻低着头,手机音响里还在播放的雷狮的新专辑,在水声里不断地模糊地响着。很快就切到了下一首歌,帕洛斯也依旧没有去处理突发事故而去将播放键按停。此刻他在模糊的雾气里看着血不断滴在地板上,接着被弥散着雾气的热水冲散。他一边把不断从鼻腔里涌出的血冲掉,一边继续往头上打着洗发水。...

© 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