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着的水 流窜着的罪人
流亡在外的天才

太平世界

bgm-七尺之下

  这是一条定时发送。

 “我上大学的时候躺在双层的宿舍床上,我睡上铺。凌晨时闭上眼偶尔会有苍蝇贴着脸飞过。那时候我还会被吓一跳,然后睁开眼望着惨白的天花映着阳台植物的影子,秋后的蝉鸣声死一般叫着。我知道这就是无梦的夜晚。”

    司马昭已经死了,死在了公司酒会上。当闪着红蓝灯的救护车开来时,医生说针已经扎不进去了。只能电击,但是电击之后也没有救回来,就当场宣布了死亡,遗体抬去医院太平间,家属去收拾遗物。

 现在是清晨四点钟,贾充在医院走廊上看着自己的手腕,这是刚刚被司马昭抓着...

一个特别话唠的置顶之:方休是怎么饿死的

我是方休!

https://peing.net/zh-CN/xijinwushinian质问箱,欢迎来玩儿

写个置顶!列一下我吃的无数cp!不知道为什么都很冷,tag总和加起来估计也不超过几千(。)如果有各位雷的大家和而不同就好ww接受日lof大家请尽情的!!不标双向的不接受拆逆xx除了标出来的也没有特别雷的。

语c不怎么混主皮三国圈的贾充(史向)

常驻圈有三国(估计出不去了)主要吃:

昭会(我本命cp!我一辈子爱昭会!钟士季是生命之光啊我真的爱他5555。天天没粮濒临饿死

昭充(无双向。特别好吃这种互相膈应的虐感(??))

瑜亮(初心cp嗑五年了!!特别好嗑这就是爱情啊)...

南国夏日故事接龙!

  夏天的闷热到了傍晚依旧没有消散,赛科尔背着吉他在路边摊等待烤串。热气熏的他汗流浃背,前胸被汗液浸湿。有些过长的刘海也被他捋到耳后,露出沁着细密汗珠的额头。他不断地拿着手里刚领的校刊扇着风,为了美味而忍受着烟熏火烤。远方维鲁特骑着自行车,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径直朝他走来。

  赛科尔一眼就看见了他车筐里的两瓶可乐,像是囚犯获得了特赦。他卷起校刊,一个箭步冲锋上前,毫不犹豫地拿了瓶冰凉的可乐,拧开瓶盖就仰脖灌下去。

 傍晚刚刚亮起的霓虹灯将白色的校服衬衫打成彩色。随着手臂的举起,赛科尔胸前没有被晒到的白色皮肤在领口处若隐若现,和常年接受阳光...

万事空

梗是群杀的时候我匪他警,我第一天刀他他第一天查我。我非洲异常撞针了,他白天跳身份带票把我票死了。

  喂。你好,我是贾充。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们两个之间这种关系能持续到什么时候。我和你之间的友情就像冬天在水管里冰冻的水,一旦温度低于零度就会结冰,水会涨破水管,变成无法流动的碎裂的结晶。
  之前的安逸日子我已经习惯了,沉溺于这种水在管道里安然流动的假象。安逸的气氛会抹杀人的意志,我在公司里日复一日的干着相同的事,和人说着相似的话。我已经习惯了和你之间的相处,记住了你喜欢抽什么牌子的烟,听什么种类的歌。记住了你最喜欢拉那一首曲子,讨厌什么样的人。这些实话说来,...

流感

  其实你不用说这些,赛科尔。战争不是游戏,现在这样谁也没有办法救你。

  他低着头,蹲在水泥地上抽烟,发顶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泛出暗淡的绿。维鲁特在门外,抓着长长的青铜栏杆,弯着腰,自上而下地看着他。赛科尔只是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维鲁特此时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他念书的时候和赛科尔打游戏,他常常会大喊:对!干得好维鲁特,让他打在棉花上。

  维鲁特对这句话印象深刻,因为很多时候,他知道自己真的拿赛科尔没办法。每每如此,赛科尔这句话都会在他脑海里回想。他觉得自己也真的好像打在了棉花上。...


三国杀版杀第四届中州离歌 贾充日记

  • 补个档,初一寒假写的了,现在看起来很多地方非常不成熟了,现在看很多bug,还有莫名其妙的句式和分段。但是也没那么糟。那时候毕竟太不成熟了(虽然现在也)。那时候没过生日,才十二岁吧,标点符号都不会用...但是有时候还是感觉当时的我真的好厉害,再看一遍感觉都忘了我还写过这些句子(你

  • 一部分对话来自主文。也有借用..但是忘了出自哪本书了。

贾充日记 第零日 
  沙砾和石堆的席卷下我看不清什么。
  眼前的色调真他妈让人绝望。在这一刻的风沙席卷下,我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挫败低伏在满地的沙石上听着一阵风过去,到来,过去,到来
风...

肄业

没写完没写完,去年暑假写的先发下来伪更一下!ooc非常ooc,要多ooc有多ooc。我还没来得及修改但实在不想动笔了……还有非常傻逼的情节……是莫维,大家注意避雷一下!还没写完但不是啥好结尾

summary:维鲁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来没逃过课,门门功课都拿A。他一路小学初中高中顺利毕业,一直是年级的前三。但他却在一生里最长时间的教育,在从小到大的老师那里肄业了。


2000年6月8日-2000年7月11日
6月8日
  盒子里只有四块水果糖了。
这是一个用铁皮打成的圆形盒子。上面印着树莓草莓以及各种莓的图案,铜色的盒子里空空荡荡的四块糖裹着糖粉,摇摇晃晃。一深一浅两种颜色在惨...

日日逗留(下)

  走?

  雷狮低下头,把从帕洛斯手里接过的烟点燃。
帕洛斯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点了点头,抄着手跟在雷狮身后。他踏着雷狮的鞋印,绕过一个个陌生的路口,在一棵遮天蔽日的树下,他看到停放在车棚的一辆车架子已经生了锈的自行车。
  太阳在树后缓缓升起,雷狮把自行车钥匙捅进锁孔里,随着几声金属碰撞的响声戛然而止。沉重的锁链轰然落地。帕洛斯上前把车锁捡起来,熟练地放到车筐里。
  他认得。这车自己骑了五六年,是在雷狮不辞而别后,成为楼道里的一夜间失踪的失物之一。帕洛斯在车棚的阴影里站着,看雷狮把车吱呀作响地推出来,清晨的阳光卷起懒倦的尘土,很快在风里四散开。
 ...

日日逗留(上)

  帕洛斯在青年旅店的阳台抽烟,窗外的月光照在他模糊的眼睛里。冰箱门开着,空空地亮着橙红色的灯,朝着空气里播洒白雾。几天前的车票在水泥地上躺着,显得无比廉价。终点起点已经模糊,只能依稀看得出是从青岛到北京。
  那时他独自一人乘坐夜间列车来找雷狮,雷狮刚刚肄业不久,顺利地找到电台主播的工作。在听上去光鲜亮丽的首都按时上着夜班,朝五晚九的生活。由于牙缸变成了一个,床上的被褥少了一床。挂在墙上的吉他也不翼而飞,这合居的两人间便显得空旷。而门上20N(二零N)的门牌号也没有人按时来擦,慢慢变得灰暗。
  帕洛斯已经习惯了雷狮的种种不辞而别,他也明白,其实帕洛斯存在与否对雷狮...

歇斯底里

  “怎么了?”

  帕洛斯花了很久才抑制住咳嗽,很久之后好像一股从气管上升的气流带来的力才消失。它带来撕裂的痛感却仍不住地撕扯着肺部的空气。帕洛斯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只是笑着摇头,铁签子穿着仅剩的一瓣蒜在他手里攥了很久。

  他平复了呼吸,好一会才讲:没事,辣椒呛嗓子了。

  佩利闻言很快把烧饼递给他,嗨,早说啊,给你吃口烧饼压压。

  帕洛斯接过已经凉了半截的烧饼咬了一大口,随着牙齿的撕扯,不断有孜然晃动着洒在桌面上。他接着端起啤酒杯,碰了一下雷狮放在桌上还有一半的那一杯,在发出玻...

2017年终总结

 借用了和去年一样的两篇问卷,侵删

1、2017年写了多少篇文/字

48

2、2017年最常写的3对CP

维赛,雷帕,舜远

3、2017年转发/热度最高和最低的一篇文

热度最高的是《谁给我打了三通未接来电》180热度。最低的是年初的充勖,5热度(

大概是热圈还有进步的因素吧,去年全是个位数,今年好太多太多了。还记得热度首次上一百对于我这个十八线写手来说还是满惊喜的,开心x

热度比较低的还有《银河革命计划》我本人特别喜欢这一篇但是热度有些不尽我意,不过没事啦。

4、2017年自己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一篇文

(个人因素非常多)

《全金属外壳》被曰十说是很成熟的一篇,而...

是谁给我打了三通未接电话

  突然有血顺着淋浴的水滴在地板上,帕洛斯下意识伸手抹了一把脸,只见一手背的血便在水下被冲开。顿时,他很反应过来,自己流鼻血了。

  帕洛斯现在正站在花洒下,不敢仰起头来。他捂着鼻子,看见血穿透指缝,一滴滴打在水泥地上,形成一个四散的血花。帕洛斯赤着脚,头发上仍有残余的洗发水的泡沫。他此刻低着头,手机音响里还在播放的雷狮的新专辑,在水声里不断地模糊地响着。很快就切到了下一首歌,帕洛斯也依旧没有去处理突发事故而去将播放键按停。此刻他在模糊的雾气里看着血不断滴在地板上,接着被弥散着雾气的热水冲散。他一边把不断从鼻腔里涌出的血冲掉,一边继续往头上打着洗发水。...

有人常常把爱情比做一种冲动*

  bgm-专辑《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建议第一首为《保留》)

赛科尔生贺


  他生病了,躺在床上闭上眼。赛科尔躺在一堆被子里,窗帘拉的死死的。

  凌晨三点的黑雾仿佛透过玻璃窗弥漫进屋。他努力入睡,可是闭眼就一片黑暗,一片黑暗里又有强光闪烁。此刻他眼前不间断明灭的光就好像高速公路的违法抓拍仪闪光灯一样闪烁不停。赛科尔作为一个军方制造的战争机器,十八年来很少生病。可这一年,他受伤退役后的这一年,他狼狈不堪,仿佛人生将要提早结束一样。而这一年的这一天,十二月七号这一天,他也在十八岁人生的末尾,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疾病带给身体的痛感。...


银河革命计划*

*题目取自歌曲:发光曲线-《银河革命计划》

有一个不太明显可以忽略的abo双A设定,ooc有,阅读谨慎

部分台词取自原作

一个不长的故事

别了,1997

在这幢大屋--
从老鼠
它们熟知暗渠, 
到鸽子
它们一无所知--
我住在那里常有假想*


  帕洛斯左手背上贴着针头,另一只手高举着吊瓶。平常编起来的头发现在在脑后松散地扎成马尾。他在降低饱和度后的五彩的人潮里,奋力里挤上清晨的早班公交车。医院的白色墙壁和天花板在视线里越驶越远。
  几个月前深冬的夜里,他手臂上流着血,长途跋涉到一家老旧的诊所,在挽起袖子的一瞬间。非同寻常的痛苦才让他意识到,刚才止不住的血早就顺着伤口淌在毛衣上。在零下的气温里,还没等干涸就结了冰。
  帕洛斯只好翘着腿坐在板凳上,看大夫把...

Lighting

讲一个故事,只有一部分车。

(越写逻辑越混乱(

微博链接在评论

声音

<合志稿件解禁>



遥想分别的时候维鲁特送赛科尔上车,窗外风声很大。但对赛科尔来说他反正是什么也听不见。他笑看着  维鲁特把行李递给他。他背过身去上车,维鲁特问他,你接下来想干什么?
  赛科尔沉吟片刻回答他:“活着。”
  维鲁特看着他的背影,在一阵突然呼啸的风声里朝他大喊:
 
  “你真没出息——”
 
  赛科尔看见维鲁特张嘴了,但风声太大了。他用力打开车窗,匆忙地戴上助听器,也朝维鲁特大喊:“你说什么?”
 ...

全金属外壳*

 “你脱衣服干嘛。”

  维鲁特抱臂站在床边,看着赛科尔脱下上衣丢在床上。露出皮肤和血肉,和在惨白的灯下血管的跳动。

  “上发条啊。我又不加油不充电,你当我怎么活着啊???莫非我欲成仙法力无边?”

   维鲁特叹了口气,不想理会他。他沉默地看着赛科尔背着的身子朝自己转过来,接着又吊儿郎当的在床上坐下。顿时床上下陷了一块,床单变得褶皱。赛科尔把身子向后倒过去,腰上露出了被腰带勒了一天的白色痕迹。他手撑着床,仰着头,眼睛里映着圆形的灯。维鲁特盯着他脖子上跳动的大动脉,放下胳膊,朝他走近。

  ...

只剩一个空洞洞的世界了 宝座辉煌的太阳啊

bgm-《エイリアンズ》

  体育课后的男生都脱了外套,露出短袖。夏天的末尾下午气温依旧很热,篮球被赛科尔抱在怀里,跟在互相搀扶的女生后面上台阶。

  维鲁特走在他旁边,把校服外套拿在手里。尽管只穿了个短袖,但还是有种热气混着汗液从领口不断冒出的错觉。赛科尔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大口,因为学校不让带饮料,他就在中午悄悄的把饮料装到保温杯里,好在体育课后喝个爽。上楼时身后跟着不知哪个班著名的不良少女团伙,她们把发尾染成红色或者紫色,还有等等颜色,涂上鲜艳的指甲油,还一定要化了妆,拿着外卖来的奶茶。

  维鲁特听到交谈声,侧过身去,非常绅士地让女孩子们先上楼,而赛科尔凑在旁边打哈...

蝴蝶骨

他突然听见有人大喊:

给 @无本退朝  的点文

我觉得会被屏蔽,其实没什么R的戏份……不知道写得好不好,有犯罪要素不喜欢的不要看。

最近太忙啦,断断续续的写了一些回答,不过太零散了,大家的问题会在国庆的时候统一解答。


*seck 无利益的

*来自霏篱的原话

*同样来自霏篱的原话

*情节取自电影《门徒》

200fo啦!

  我居然也能二百粉!说起来虽然不多而且开放这种东西好像有点把本来就不多的粉抖出来向大家炫耀的嫌疑!但是因为真的不多所以没什么好炫耀的也哈哈哈哈!感谢每一个关注我的朋友!谢谢大家对我的喜欢!虽然粉不多吧还是很开心于是来讲一下……大概会有个福利什么的,没大有精力写文,大概就是分享一下没人愿意看的创作过程x比如说工作台面,写作设备,脑洞是如何开的,或者怎么才能把脑洞变成一篇文。或者开车技巧等等,虽然我可能是高估自己了有种黔驴献技的感觉!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有解答能力的!()
  如果大家有什么想要了解的请评论一下,比如说想要问我在写文时会想什么啊,有什么习惯啊,...

没有眼睛的人*

天敌

一点也不明显的设定是:ABO双A

*标题取自百度百科中的荷鲁斯介绍:他的眼睛是太阳和月亮。当新月出现时,他就成了一个瞎子,称作Mekhenty-er-irty,译为“没有眼睛的人”。眼盲时的荷鲁斯是非常危险的,他有时会将朋友误认为敌人并发起攻击。

梗是c老师的!悄悄艾特! @Yien ()

打不开链接私我腾讯!发您文本


海雾

  雷狮发现自己的耳机坏了,右耳突然接触不良。费劲心血调半天才能听到声音。他干脆把播放键摁停,听见了窗外的蝉鸣声。

  现在是暑假,他像很多趁机赚外快冲点卡的中学生一样在咖啡店打工。街角的店位置非常优越,雷狮多次赞叹到。而每次他都是巧妙的忽略了采光交通等问题,在闲暇时刻靠在柜台上打哈欠,朝一同来打工的女同事瞎扯到:真好啊,大概是架起两架机枪可以控制整条街道的黄金地段。*
  在这里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大部分是恋爱中的情侣。雷狮坐在柜台里无聊的吃着薯片玩儿起游戏——他对恋爱并没有什么兴趣。今天正值中午,烈日烧的厉害。店里没有任何人来光顾,只有沐浴在落地窗洒了一地的阳光...

你是一个被淘汰,被浪费的人,你是一个名字,但我偶尔会怀念你给我的逼仄和浅薄,像一个废人*

莫雷迪亚×维鲁特(注意避雷)

庄园里夜很静,人在二楼靠窗的房间里睡觉,楼底下的脚步声和虫鸣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偶尔还会有路边传来的车声,有时还有车灯打进屋里,透过阳台映到卧室里,拉出长长的昏黄的影子。
  莫雷迪亚听见草丛里的脚步声,猜想是留宿的学生深夜里因失眠而在楼下闲逛。他走到阳台,透过窗户看见一个银白色的影子站在月亮下面。夜风把他的衣袖吹起来。
  深夜失眠的人像心里塞了吸满水的湿棉花,一闭眼就在拧干它,试图入睡就是在用力拧。于是心里沉重地打结,不拧干还是睡不着的。维鲁特就在心里塞着棉花的夜里披衣夜行。这是一个下过雨的夜晚,蚊子很多,蝉鸣又很响。最...

梦里不知身是客

  他凭记忆翻开日记去,回首这两年,却不明白,其实不管茶道也好还是其他的,一切道都是要放下,他只学会了拿起来。不明白其实误会就是个死结,越解越难开。唯一的方法就是不去管他,或着是一刀砍断。

  日记里写道:冬天雪下的非常大,我从三月份从铁路来京,四月份还在下雪。

  其实他说的雪大,对他来说也算不上大,再大也比不过草原另一边的故乡风大雪大。只是在那时候“进京”还是一个很流行的词,所以异国他乡大城市的一切事情都很新鲜。更别说他总觉得,从艾格尼萨出发,驱车或者火车走万里兼程,只为见一个人,也相当伟大。
  他记得清楚,刚下火车是在廊桥站。气候湿热,一年无四季。他十...

你在逃亡路上饮鸩止渴

bgm:The Moth


 维鲁特看着他暗色的眼睛,他说,活下去。

 赛科尔听着,翘着一边嘴角没有讲一句话。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因缺乏睡眠而疯狂跳动,此刻维鲁特背着身后摇晃的手电筒站得笔直,赛科尔转身想逃,但他的脚步像打了麻药一样一步也迈不出。他只得叼着烟抄着手站定不动,强光照进眼睛,他抬头去趋避,看到的却是今夜星光闪烁,他想,今夜我他妈该自食其果!

 他抄着口袋,眼神轻蔑像是一个痞子。歪着头盯着维鲁特的炙热眼睛,仿佛眼珠都要烧起火来。此时此刻路灯刷地全亮了起来,照得他头晕目眩无处藏身。恍惚间看见维鲁特的眼睛在万千束光里亮起来,却一步也没挪。他听见身后的枪声...

留言(你走的毫无踪迹)

  箱子放的太隐蔽了,以至于赛科尔把它从床底一堆杂物里拖出来时顺带带出了满屋陈旧的烟尘。他拿手捂住嘴大声咳嗽,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才蹲下去重新翻找。
  里面装的所有东西都蒙了一层灰,他根本无法凭着印象找到任何东西。任何旧事重提都像是新剧上映。他甚至对这个箱子里面装的什么都印象全无,好像几年前把东西塞进去的人不是并他自己一样。
  他只好艰难地把照片、信件、相册这些毫无要紧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一边。然而犹豫再三后,还是忍不住去耽误时间来翻看他们。

  他二十八岁以前的人生是在学校和部队度过的,在学校的事情记不清了,部队的千八百件牛...

动辄四十里

  赛科尔觉得自己的脊柱里的骨髓仿佛被空气抽空,他打着哈欠在宿舍门口徘徊了一会,又差点靠在墙上睡着。最终还是打算去楼下诊所挂号。
  宿舍里也许没人也许有人,总之是亮着灯的。维鲁特在屋里坐着,听见脚步声就从小窗户里望过去,发现赛科尔转了两圈掉头又走了,于是打开门跟上去。瞬间一股热浪铺面而来。他快走两步跟上赛科尔的脚步。赛科尔闻声回头过来,看到是对方熟悉的脸,想都没想就向后靠去。
  维鲁特反应迅速,马上伸出胳膊来撑着他。撑了几秒钟后,还是干脆把他揽过来。赛科尔在此时却突然很不要脸的站起来,他说,我靠,你身上好热。
维鲁特收回手去,快走两步,接着和他并肩...

总是经过的太快,领悟的太晚*

讲一个故事,车在后半段。写了自己说永远不会写的梗。

ooc预警(?

入睡

学校(二)

赛科尔到家门口才发现没带钥匙,只好站在合租房的门口等待着合住的学生来开门。好巧不巧明天学校组织考试。于是在不久之前,也就是今天下午,他怨声载道,却依旧不得不把桌子洞清空,这样便使得书包充分发挥它那垃圾桶的作用,兜着赛科尔大包小包菜煎饼一样的的书。然而现在它们也只能把肩膀压得酸痛罢了。
  他无所事事,背着这一堆零碎上车时吸引了万千大众的目光——因为带走的书实在是太多了,不单是一个书包能装下的,他塞了如此之多,可还是依旧有带不走的东西,情急之下,他也只能求救于维鲁特。
维鲁特书包里因为平日里良好习惯而空出来的空间,也只好暂时租借给他。
  而当下,赛科尔...

© 白鸽 | Powered by LOFTER